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call.cvrpropertie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今日篮球比赛时间表

尉迟文博 720万字 142326人读过 连载

《今日篮球比赛时间表》

第二百二十七章 缉拿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大丰收

换气的时候李远感受了一下,外面的风非常猛烈,好在没有下雨的迹象,虽然对预估天气不是很在行,但也看的出来,今天应该只是风而已,明天就真的不好说了。虽然对刚才那位兄弟的死李远耿耿于怀,这就是战争,除了一些疯子之外没人喜欢,李远不是疯子,他不喜欢战争,却不得不面对它。虽然海面上是狂风,海底深处却一片宁静,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之外,大部分人什么都看不清,只能隐约跟着前面走。上次已经被李远他们偷袭过一回,估计鲁国在水底也会有所戒备吧。好在没有,上面的风太大了,所有人都忙着在加固战舰等工作,没人会想到在这种天气大周的人还会出来偷袭。在鲁国人心中,对手应该已经放弃了,援兵到不了,自己的有生力量基本消耗殆尽,现在只是等死或者琢磨怎么投降呢吧。快到了,李远从来没有这么急切过,就连当年和喜花洞房也没有这么激动。众人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生怕被人发现。到了,终于到了,头顶上密密麻麻的战舰。出发前已经商量好了,海龙和无涯的棺材分别给了李远和刘海,他俩有他俩的任务。最后一次探出水面换气,这是最后一次。沉入海底,李远拿出黑刀,将棺材从缝隙中打开,小心翼翼的拿出酒坛。等到所有人的准备工作的做完,本身说好的海盗兄弟们先撤离,可万万没想到,他们没有走。不光没走,反而向军舰的后方游去,李远知道了他们的意思,这海水真咸,好刺眼睛。他们是去送死的,十几个兄弟去那里,肯定是要发出声音的,吸引鲁国人的注意,给李远他们留出更多的准备时间。狗日的战争,狗日的鲁国人。现在也没办法拦下这些兄弟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希望不要再出一点意外吧,李远祈祷着,他从来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神仙,但今天他希望老天爷开眼。只剩下他们三人了,按照路无涯事先计划好的方案各自游到自己需要去的地方。行动开始,已经到了心中默数的数字,黑刀直接砍碎酒坛,只见一摊摊黑色的火油慢慢上浮,直到浮出水面。李远赶紧游走,游到大概战舰百米开外的地方,拿出包裹好的弓箭,抽出三支利箭,箭头也是特制的。用火捻子点燃,照着火油浮起的地方射去。“轰!”烈火瞬间燃起,这风助火势,完全是人力无法阻止的。李远飘在海面上,刺耳的惨叫声被风吹得基本听不见,只是隐约听到一点。在他的心中这是世界上最完美,最动听的音乐,可惜他们规定必须远离战舰。虽然是深夜了,可大火还是点燃了半边天,将夜空照的红亮。李远此刻才知道为什么海龙和路无涯一直叮嘱自己不要靠前,尽快游走。估计那两位是回不来了,因为鲁国的高手出现了。海龙和路无涯的责任就是阻拦鲁国的高手。李远碰到过天阶高手,但根本体会不到他们的厉害,在那些人眼里,夸张一点说,采下一片叶子都能杀死李远。鲁国此次前来倒是没有天阶的,但有地阶顶尖高手,如果此人腾出时间来,很难说能不能把火灭掉,没错,就是这么夸张。他俩的任务就是阻拦对方,让大火烧的更透彻一点,狗日的鲁国人最好全死光才是最好的结果。当然危险性不言而喻。李远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赶紧溜走,以他的水性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回崖州,毕竟任务算是完成了,鲁国水军不敢说全军覆没,也差不多了,绝对没有继续作战的能力。第二个就是等待,包括路无涯也不知道对面到底有几个高手,能不能活着回来是个未知数,李远留在这里有可能帮助他们逃走,这样的选择就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危险的境地。要不说李远傻呢,不假思索的留在了海面上,等待着一个陌生人和一个仇人的归来,还需要帮他们。没办法,这就是一个死脑筋的傻小子。等吧,李远浮在水面上,因为火实在是太大了,导致鲁国战舰那边什么都看不清楚。有人在飞,马上提高警惕,越来越近了,前面的正是路无涯,海龙紧随其后。他二人的后面同样跟着一人,不是自己人,不过李远感到隐隐的不安。他没见过海龙的出手,但怎么说都是地阶三品大佬,居然如此狼狈,不仅是他,据李远的估计,路无涯现在应该也是四品了,居然边跑边吐血,什么情况。不管了,孤注一掷。李远将箭上弦,将孤注一掷与随风一箭融合,用尽毕生最大的力量射出这一箭。没敢用如意,现在这场合用如意是找死。火光离的很远,利箭又悄无声息,直到对手的身前,对手才发现这一箭。李远一看赶紧溜,自己这一箭居然被来者单手抓住,什么情况。不管这个了,看到路无涯已经身受重伤,一把接过他的身体,“深吸气!”路无涯看到是李远,也有些吃惊,不过还是按照李远的吩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刚吸完直接被李远拽入深海。这时的路无涯更加钦佩李远,这哪是人啊,就是鲨鱼也没这么快啊。这是天生的海洋之子,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到水的阻力。其实李远不知道,自己这一箭也算是救了海龙,追赶他的人在鲁国那是赫赫有名之人。鲁国外事太监总管董建,地阶二品大佬,实力深不可测。本身他是不用来的,但双锤将董平是他的侄子,为了侄子的前途他特意请旨前来督军。要知道鲁国太监分内外总管,内事太监就不要说了,是鲁国的真正的屏障,里面据说天阶大佬多达两位数之多。而董建则是外事太监中的第一人,实力不可小觑。董平的死对于董建来说就是晴天霹雳,要不是统军将军强烈要求他等几天,渡过这几天再说,他早就一个人杀过来了。不过一个人要是单独杀过来估计也逃不了好,毕竟还没到天阶呢。现在可好了,一场大火烧光了一切,作为督军的董建来说,必死无疑,就算活着回去也是杀头的罪过。他也看透了,大家都别活了,直接一个人追过来。一掌就把四品的路无涯打的半残,海龙一看自己更够呛啊,赶紧跑吧。李远这一箭正好阻挡住了董建,海龙一看赶紧跑吧。根本不向后看,只要是不敢,手里还拎着路无涯,其实他的伤倒不怎么严重,可水性实在是一般。路无涯也无奈啊,被李远像拖死狗一样的拖着,很没有面子的,不过他也没办法,就是没受伤的速度还赶不上李远拖着他的速度快呢。倒也不是不能在水面上跑,只不过没到三品还是差了很多,像海龙在水面上也只是勉强能跑一阵,时间长了他也经不住。现在李远只希望海龙能够躲过这一劫吧,如果到了崖州就好了。几百把强弩,小一千的弓箭手,三个人阶顶级的江湖人士,不要忘记水军副统领也是地阶九品,再加上李远,路无涯,海龙,怎么也把他干死吧。地阶三品以上就这么猛吗?既然拖着路无涯就不能一直在水底了,只能贴着海面上游。耳边传来的那个尖锐声音就是鲁国的地阶大佬吧,隔着这么远都能听见他在远处声嘶力竭的喊着什么。海龙也是三品大佬了,却时不时的就被一掌拍在水里,发出一声巨响。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就是不死不休,路无涯轻声的说道:“慢下来,一起到崖州,要不然都是死!”李远也看出这个局面,经过短暂的调息,路无涯的状态好了很多,不禁问道:“你能扛几下?”“三下最多!”“你游击,我用弓箭!”简单明了的沟通,路无涯重振精神,直接冲出海面,一掌击向董建的后背。董建大怒,“小兔崽子,你还不死!”李远算是彻底知道自己还是差得远了,董建回身一掌,路无涯赶紧躲开,掌风拍在水面上发出巨响。打了个哆嗦,好在自己是弓箭手,要让自己上挨不了一下的。不能犹豫,李远腰马合一,钻出水面,“随风一箭!”李远记得很清楚,当年的杨展教官教他得唯一技法就是连珠箭法,现在只能将空间里的箭法和自己修习的结合在一起。心眼相通,心神释放,力从腰间起,传至指尖。箭法悄无声息,又连绵不绝,五支利箭几乎在同一时间射出,奔袭董建的全身。董建本想继续追击路无涯,却被海龙阻挡。海龙虽然初入三品,可也是血海刀山里杀出来,此时也明白了二人的用意,拼命阻拦董建去追击路无涯。二人拼的是天崩地裂,海龙还是稍逊一筹,不过就在这一刻,利箭似乎从虚空中钻出,董平稍一松懈,左眼直接被射穿。“啊!”虽然功力高深,但一向养尊处优平的董平哪受过这个罪啊,疼的他简直快要站不住了。李远本想趁此机会继续攻击,却被海龙一嗓子惊醒,“继续跑!”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不过李远最大的好处就是听话,赶紧溜吧!

第二百一十八章 海阁之战 3

换气的时候李远感受了一下,外面的风非常猛烈,好在没有下雨的迹象,虽然对预估天气不是很在行,但也看的出来,今天应该只是风而已,明天就真的不好说了。虽然对刚才那位兄弟的死李远耿耿于怀,这就是战争,除了一些疯子之外没人喜欢,李远不是疯子,他不喜欢战争,却不得不面对它。虽然海面上是狂风,海底深处却一片宁静,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之外,大部分人什么都看不清,只能隐约跟着前面走。上次已经被李远他们偷袭过一回,估计鲁国在水底也会有所戒备吧。好在没有,上面的风太大了,所有人都忙着在加固战舰等工作,没人会想到在这种天气大周的人还会出来偷袭。在鲁国人心中,对手应该已经放弃了,援兵到不了,自己的有生力量基本消耗殆尽,现在只是等死或者琢磨怎么投降呢吧。快到了,李远从来没有这么急切过,就连当年和喜花洞房也没有这么激动。众人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生怕被人发现。到了,终于到了,头顶上密密麻麻的战舰。出发前已经商量好了,海龙和无涯的棺材分别给了李远和刘海,他俩有他俩的任务。最后一次探出水面换气,这是最后一次。沉入海底,李远拿出黑刀,将棺材从缝隙中打开,小心翼翼的拿出酒坛。等到所有人的准备工作的做完,本身说好的海盗兄弟们先撤离,可万万没想到,他们没有走。不光没走,反而向军舰的后方游去,李远知道了他们的意思,这海水真咸,好刺眼睛。他们是去送死的,十几个兄弟去那里,肯定是要发出声音的,吸引鲁国人的注意,给李远他们留出更多的准备时间。狗日的战争,狗日的鲁国人。现在也没办法拦下这些兄弟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希望不要再出一点意外吧,李远祈祷着,他从来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神仙,但今天他希望老天爷开眼。只剩下他们三人了,按照路无涯事先计划好的方案各自游到自己需要去的地方。行动开始,已经到了心中默数的数字,黑刀直接砍碎酒坛,只见一摊摊黑色的火油慢慢上浮,直到浮出水面。李远赶紧游走,游到大概战舰百米开外的地方,拿出包裹好的弓箭,抽出三支利箭,箭头也是特制的。用火捻子点燃,照着火油浮起的地方射去。“轰!”烈火瞬间燃起,这风助火势,完全是人力无法阻止的。李远飘在海面上,刺耳的惨叫声被风吹得基本听不见,只是隐约听到一点。在他的心中这是世界上最完美,最动听的音乐,可惜他们规定必须远离战舰。虽然是深夜了,可大火还是点燃了半边天,将夜空照的红亮。李远此刻才知道为什么海龙和路无涯一直叮嘱自己不要靠前,尽快游走。估计那两位是回不来了,因为鲁国的高手出现了。海龙和路无涯的责任就是阻拦鲁国的高手。李远碰到过天阶高手,但根本体会不到他们的厉害,在那些人眼里,夸张一点说,采下一片叶子都能杀死李远。鲁国此次前来倒是没有天阶的,但有地阶顶尖高手,如果此人腾出时间来,很难说能不能把火灭掉,没错,就是这么夸张。他俩的任务就是阻拦对方,让大火烧的更透彻一点,狗日的鲁国人最好全死光才是最好的结果。当然危险性不言而喻。李远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赶紧溜走,以他的水性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回崖州,毕竟任务算是完成了,鲁国水军不敢说全军覆没,也差不多了,绝对没有继续作战的能力。第二个就是等待,包括路无涯也不知道对面到底有几个高手,能不能活着回来是个未知数,李远留在这里有可能帮助他们逃走,这样的选择就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危险的境地。要不说李远傻呢,不假思索的留在了海面上,等待着一个陌生人和一个仇人的归来,还需要帮他们。没办法,这就是一个死脑筋的傻小子。等吧,李远浮在水面上,因为火实在是太大了,导致鲁国战舰那边什么都看不清楚。有人在飞,马上提高警惕,越来越近了,前面的正是路无涯,海龙紧随其后。他二人的后面同样跟着一人,不是自己人,不过李远感到隐隐的不安。他没见过海龙的出手,但怎么说都是地阶三品大佬,居然如此狼狈,不仅是他,据李远的估计,路无涯现在应该也是四品了,居然边跑边吐血,什么情况。不管了,孤注一掷。李远将箭上弦,将孤注一掷与随风一箭融合,用尽毕生最大的力量射出这一箭。没敢用如意,现在这场合用如意是找死。火光离的很远,利箭又悄无声息,直到对手的身前,对手才发现这一箭。李远一看赶紧溜,自己这一箭居然被来者单手抓住,什么情况。不管这个了,看到路无涯已经身受重伤,一把接过他的身体,“深吸气!”路无涯看到是李远,也有些吃惊,不过还是按照李远的吩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刚吸完直接被李远拽入深海。这时的路无涯更加钦佩李远,这哪是人啊,就是鲨鱼也没这么快啊。这是天生的海洋之子,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到水的阻力。其实李远不知道,自己这一箭也算是救了海龙,追赶他的人在鲁国那是赫赫有名之人。鲁国外事太监总管董建,地阶二品大佬,实力深不可测。本身他是不用来的,但双锤将董平是他的侄子,为了侄子的前途他特意请旨前来督军。要知道鲁国太监分内外总管,内事太监就不要说了,是鲁国的真正的屏障,里面据说天阶大佬多达两位数之多。而董建则是外事太监中的第一人,实力不可小觑。董平的死对于董建来说就是晴天霹雳,要不是统军将军强烈要求他等几天,渡过这几天再说,他早就一个人杀过来了。不过一个人要是单独杀过来估计也逃不了好,毕竟还没到天阶呢。现在可好了,一场大火烧光了一切,作为督军的董建来说,必死无疑,就算活着回去也是杀头的罪过。他也看透了,大家都别活了,直接一个人追过来。一掌就把四品的路无涯打的半残,海龙一看自己更够呛啊,赶紧跑吧。李远这一箭正好阻挡住了董建,海龙一看赶紧跑吧。根本不向后看,只要是不敢,手里还拎着路无涯,其实他的伤倒不怎么严重,可水性实在是一般。路无涯也无奈啊,被李远像拖死狗一样的拖着,很没有面子的,不过他也没办法,就是没受伤的速度还赶不上李远拖着他的速度快呢。倒也不是不能在水面上跑,只不过没到三品还是差了很多,像海龙在水面上也只是勉强能跑一阵,时间长了他也经不住。现在李远只希望海龙能够躲过这一劫吧,如果到了崖州就好了。几百把强弩,小一千的弓箭手,三个人阶顶级的江湖人士,不要忘记水军副统领也是地阶九品,再加上李远,路无涯,海龙,怎么也把他干死吧。地阶三品以上就这么猛吗?既然拖着路无涯就不能一直在水底了,只能贴着海面上游。耳边传来的那个尖锐声音就是鲁国的地阶大佬吧,隔着这么远都能听见他在远处声嘶力竭的喊着什么。海龙也是三品大佬了,却时不时的就被一掌拍在水里,发出一声巨响。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就是不死不休,路无涯轻声的说道:“慢下来,一起到崖州,要不然都是死!”李远也看出这个局面,经过短暂的调息,路无涯的状态好了很多,不禁问道:“你能扛几下?”“三下最多!”“你游击,我用弓箭!”简单明了的沟通,路无涯重振精神,直接冲出海面,一掌击向董建的后背。董建大怒,“小兔崽子,你还不死!”李远算是彻底知道自己还是差得远了,董建回身一掌,路无涯赶紧躲开,掌风拍在水面上发出巨响。打了个哆嗦,好在自己是弓箭手,要让自己上挨不了一下的。不能犹豫,李远腰马合一,钻出水面,“随风一箭!”李远记得很清楚,当年的杨展教官教他得唯一技法就是连珠箭法,现在只能将空间里的箭法和自己修习的结合在一起。心眼相通,心神释放,力从腰间起,传至指尖。箭法悄无声息,又连绵不绝,五支利箭几乎在同一时间射出,奔袭董建的全身。董建本想继续追击路无涯,却被海龙阻挡。海龙虽然初入三品,可也是血海刀山里杀出来,此时也明白了二人的用意,拼命阻拦董建去追击路无涯。二人拼的是天崩地裂,海龙还是稍逊一筹,不过就在这一刻,利箭似乎从虚空中钻出,董平稍一松懈,左眼直接被射穿。“啊!”虽然功力高深,但一向养尊处优平的董平哪受过这个罪啊,疼的他简直快要站不住了。李远本想趁此机会继续攻击,却被海龙一嗓子惊醒,“继续跑!”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不过李远最大的好处就是听话,赶紧溜吧!

此时,大街上的火灭了,李远看到现在这个情况,还是咬咬牙,走到还在地上打滚的钱峰跟前,一下子就将黒箭拽下。这下更好玩了,直接把这小子疼的昏过去了。赶紧跑,李远也看到了二女的眼神,准备溜之大吉。就在李远准备要跑的时候,灭火的几位地阶高手已经回转,其中以为中年人,看到了李远拽箭的那一幕。“站住,小子你找死啊!”二话不说,直冲李远身前,一拳打过来。李远本想躲避,但速度太快了,心想完蛋了,又是地阶上三品的大佬,打不过啊。秦好和秦晓玉同时惊呼,“住手!”一边喊着一遍就想冲上前去。镇南王一个眼神就震住了两个义女,气势压得她俩动都不能动。就在这一刻,天上传来了一个声音,只有镇南王听得到“镇南王,我是给你脸了吧!”镇南王一听这话,脸色直接变了颜色,赶紧高喊,“手下留情!”中年男子心想,就算你是镇南王又怎么样,大家怕你,刑部可不归你管。他不知道镇南王此话并不是对他说的。乌云突变,一阵狂风刮过,中年男子只觉得寒风袭来,瞬间成了灰烬,消失在这世界上。寒风并没有停止的意思,直接冲向镇南王。镇南王一狠心,直接深鞠一躬,要不然你就打死我,我也不还手了。寒风停止,却吹得镇南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颜面无存。晓玉她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一阵邪风吹过,自己那常年稳如泰山的义父跌倒在地,十分的狼狈。也不管别的了,赶紧从地上将义父搀扶起来。李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呆呆的站在原地。暗鼬还是那副老样子,从虚空中慢慢的走出来,直接来到李远的身边。“怎么样,又受委屈了?”李远笑笑,“习惯了,没什么的!”暗鼬拍拍李远的肩膀,欣慰的点点头,这孩子真像啊,脾气秉性什么的,真的是太像了。对着李远是笑脸,可转过头,一直盯着镇南王。“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我说的话你们就当做放屁是吗?”镇南王虽然还是站在那里,像一座山,可这个山却越来越小,似乎山体马上就要崩塌一样。“我的错,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试探一下是吗?好,明年元玉你们大周的分量减少五成!”镇南王一听,居然直接跪下了。“大人,我千错万错,只希望你只追究我一人,不要牵连大周!”元玉?那是什么东西,镇南王如此高傲的一个人物,居然会跪下,这有点夸张了吧。一阵浓雾升起,其他人全部被浓雾隔开,里面什么都看不到了。暗鼬看看李远,“小子,你说,怎么收拾这帮人!”李远心想怎么把这个难题扔到我身上了,我怎么处理啊,现在他还糊涂着呢。再说要是别人死就死了,镇南王是晓玉的义父,自己也算欠人家姑娘的,也不好怎么着啊。“听你的吧,我这没事,再说我也没受伤不是吗?”现在也不是打听的时候,一会在问吧。一看到自己的义父跪下,两女也紧忙跪下,心中更是纳闷,这人事谁,就连皇帝来了,自己的义父也没有如此低三下气过啊。其实元玉就是一种似玉非玉,似铁废铁的东西,不过产量极低,只有天下极少数的势力可以搞到,整个大周,鲁国,大夏三国只有暗楼能够找到。元玉的功能其实也只有一个,要知道异族只有脑子和人不一样,其他的地方完全一样,只有元玉可以分辨出是人还是异族。将元玉融入铁中,制成腰牌,佩戴在身上,这是人类,异族只要佩戴上这种腰牌,顿时会脾气暴躁,双眼会瞬间变成红色。要知道在泯灭之地这种地方,只有通过腰牌才能分辨出是人还是异族,如果真断了供给,虎豹骑和军校的伤亡就真的难以预料了。镇南王虽然不是暗鼬的对手,但他如此火爆的性格居然马上跪下,也是生怕真的断了供给,那他就是大周最大的罪人,无法原谅的罪过。他更没有想到,暗楼的主人居然如此袒护这个小子,本来镇南王也没想过让李远死,不过说话这么不注意,受点教训也是应该的。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啊,镇南王真想扇死自己。李远看到晓玉和秦好哀求的眼神,算了吧,“算了,只要这小子不再找我麻烦就行!”暗鼬点点头,准备直接杀死钱峰,省的后患,没想到,这钱峰居然直接从地上爬起来,跪在李远的身前。“大哥,我错了,绕我一命!”那货居然连磕了几个头。李远更是愣了,这小子手掌被穿透,伤势这么快就痊愈了,看来也有问题啊。钱峰看看自己的手,哭丧着脸,“大哥,我也不想的,你知道吗,秦好在京都的爱慕者甚多,我呢只不过算半个挡箭牌!”暗鼬也来了兴趣,指了指钱峰,“你小子挺有意思,你师傅是谁啊?”浓雾直接被破开,钻进一个人,看起来貌不惊人,可李远知道,也不是凡人。“给我个面子行不,这小子是我的徒弟,傻乎乎的,被人当枪用!”暗鼬哈哈大笑,“我当是谁呢,损人不利己白开心啊,面子可以给,但你付出点什么代价呢?”损人不利己是个绰号,真名没几个人知道,反正大家都管他叫白开心,做事情的诡异程度完全超出世人想象。从来都是拿自己当做筹码,让别人两败俱伤,自己也没落好,事后开心的不得了。天下有几个无门无派的天阶高手,他就是其中之一。白开心一巴掌拍到钱峰的头上,痛骂道:“傻比玩意,让你玩,我要不来你就被自己玩死了。”这时李远还是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暗鼬赶紧和他解释。这师徒二人行事一向如此,四处挑拨,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就是为了看热闹,不过如果事情真的不可收拾,再出面解释,真就是损人不利己。钱峰并不喜欢秦好,可京都里喜欢她的人太多了,自从听到李远的名字,就起了坏心眼。刚才出手的表面上是刑部的人,实际上却是大皇子的手下,如果李远真要死了,他反而会出手,救下李远。他的目的其实特简单,就是想看看暗楼和大皇子斗起来,那多好玩啊。要说钱峰是个坏人,也算不上,但他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有着他师傅的玩世不恭,却没有他师傅真正看热闹再解决热闹的本事。最主要的是他看大皇子不顺眼,想祸害祸害大皇子,谁承想玩脱了,逼得自己师傅都出面了。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老是听师傅说,暗楼多厉害,心中有些不服。但在李远心中,最恨的就是这种人,玩闹的心思,可惹出多少祸事,会死多少人在他心中完全没有概念,只是为了自己开心。白开心也皱起了眉头,他玩是玩,但心中有底线,事后最多被人家骂一顿,也就算了,自己这个徒弟心中缺少了敬畏心,这就麻烦了。“多谢暗大人,我这就将我这个不成器的徒弟送往虎豹骑,好让他知道什么可以玩,什么不可以!”说着话,摇摇头,钱峰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地阶中三品了,可自小就是养尊处优,父亲又身居高位,颇受皇帝亲睐,自小对于是非就分不清,师傅又是玩世不恭之人,现在还是可以改正的,如果按照他的脾气胡闹下去,到时候真惹出大祸,那就谁也保不住了。也就是白开心和暗鼬的关系还不错,豁出去老脸将他保下了。暗鼬稍微考虑一下,还是问李远:“小子,你要杀,这些人我就给你留下这两个姑娘,给你做填房,其他的你都不用管!”这话一说出来,全场得人都惊了,白开心也是心中在直哆嗦,他可知道这位是何等人物,说杀那可是真杀,不是开玩笑的。白开心赶紧看向李远,老脸上挤出笑容,看起来十分的别扭,“小兄弟,你看我这徒弟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人傻,你看你就大人有大量,把我们当个屁放了吧!”这可是天下话李远还有点不适应。钱峰这小子此刻突然硬气了,“哥们,错是我犯得,和我师傅没关系,要杀就杀我!”李远摆摆手,“都别在这演戏了,我说杀你们了吗?”其实李远最起码能够看得出,钱峰虽然是如此心性之人,但对他的师傅确实真心实意,一想就算了,罪不至死。暗鼬微微点头,这小子别看手底下人命不少,可也不是弑杀的人,不过死罪可绕,活罪不能少啊。白开心仔细想了半天,异常心疼的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十分舍不得的递给暗鼬。“暗大人,你看这个东西当做赔罪如何!”暗鼬看了看,只说了两个字,“不够!”




最新章节:贝贝李京泽同人小说

更新时间:2021-09-19

最新章节列表
燃魂传在线阅读
网游之魔焰焚天免费
纨绔妖妃无弹窗_全本
瓦尔波同人小说
神雕原创女主同人小说
双世宠妃百度云种子下载
模拟人生 天价宠妻
弃妇种田忙免费阅读倾咔
红楼为皇小说在线阅读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变身仙界独尊
第2章 铁血狼小说全文阅读
第3章 提分笔记微盘txt下载
第4章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751
第5章 小说护花狂婿免费阅读
第6章 魔小师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泪已承欢有全免费的吗
第8章 位面穿越之时空之匙bq
第9章 穿越之今惜唯兮主题曲
第10章 哑女皇后txt
第11章 林芊雨在线免费阅读
第12章 受穿到末世文
第13章 白银之轮txt
第14章 穿越之姻缘皇叔
第15章 重生刘彻txt下载
第16章 重生之黑化白莲花耽美
第17章 最强大师兄全文无弹窗
第18章 杨蓉李易峰同人小说
第19章 无限之噬笔趣阁
第20章 妖妃难宠世子爷请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8515章节
网游相关阅读More+

女主穿越樱兰高校之

宰父晓英

卡牌魔法师是同人小说

轩辕承福

系统之炮灰的宠妃路34

乌雅辉

扫帚精的啼笑仙途百度云

伊阉茂

最强小农民笔趣阁路远

锺离国成

异世拍卖行系统

嘉姝瑗